用戶登錄

中國作家協會主管

六神磊磊給孩子說唐詩:和流行文化競爭,讓孩子自愿讀詩

來源:澎湃新聞 | 羅昕 劉欣雨  2019年09月25日07:23

在唐朝誰的七言絕句可以對飆李白?唐代詩壇的第一個“男子天團”有誰呢?李白杜甫在當時就是“天王巨星”嗎?以說讀金庸行走江湖的六神磊磊現在投入大量時間說讀唐詩,特別是給小朋友們說唐詩。

9月21日,自媒體人六神磊磊攜新作《給孩子的唐詩課》做客中信書店上海仲盛店,還與“混子曰”創始人陳磊(二混子)展開對談。

自媒體人六神磊磊攜新作《給孩子的唐詩課》做客中信書店上海仲盛店,還與“混子曰”創始人陳磊(二混子)展開對談。攝影 黃顥

專門為孩子寫的唐詩課

《給孩子的唐詩課》是六神磊磊專門為孩子量身打造的唐詩課程。他用了兩年多的時間,沿著初唐、盛唐、中唐、晚唐的軌跡,帶領孩子去探尋唐詩的世界。

六神磊磊說:“這本書書名里有個 ‘課’。在我的理解中 ‘課’和 ‘書’不是一回事, ‘課’不能只講故事,把孩子逗開心就算了。既然是 ‘課’就要有知識點,要讓小孩學東西。所以,做一本 ‘課’對我有不一樣的要求,對我而言也是挑戰。”

他表示,具體挑戰在三個方面。一是要有儀式感,讓孩子覺得是要學知識的。二是有互動,比如他會在書里給孩子們出課后“作業”。三是要設計好知識點,而且是靠譜的知識點。“例如我的課程里引用了一段網上的流行語,唐詩可以基本總結為—— ‘田園有宅男 ,邊塞多憤青 ,詠古傷不起,送別滿基情’。網上都是 ‘送別滿基情’,但是你給孩子講這個就不合適,所以我就改成 ‘送別假惺惺’。給孩子看的東西,你要區分好什么合適,什么不合適。”

在這本《給孩子的唐詩課》之前,六神磊磊已經寫過《六神磊磊讀唐詩》。他笑言,給孩子寫其實難度更大。比如給孩子介紹宋之問、杜審言、沈佺期,這幾個初唐時期的詩人和律詩的形成息息相關,不能不講。但孩子對他們不熟,那怎么講?

“我們就想到一個角度,從一個驛站開始講。這幾個詩人都在朝里做過官,在政治上遭到排擠和打壓,全部被流放,也都先后經過了這個小小的驛站,在驛站的墻壁上題了詩。”六神磊磊就從這個故事入手,寫了一課《唐詩里,有一個讓人嘆息的驛站》,通過這個驛站讓孩子們親近這幾個詩人。

唐詩五萬首,如何做篩選?

《給孩子的唐詩課》由果麥文化與上海文藝出版社出版

翻開《給孩子的唐詩課》,這本書選擇了30余名詩人的60余首詩歌,包括膾炙人口的《杜少府之任蜀州》《將進酒》等名篇,也包括孩子平時較少接觸到的王績《山中敘志》、李百藥《送別》等詩歌。

“目前我們有5萬多首唐詩,這5萬多首里也有水平不高的。所以歷代人都要去做一件事——篩選,才會有一個著名的選本叫《唐詩三百首》。”六神磊磊說,《給孩子的唐詩課》的詩作選擇主要考慮三點,一是經典,二是篇幅與深度適合孩子,三是能啟迪孩子的思路。

“比如李白有篇著名作品《關山月》—— ‘明月出天山,蒼茫云海間。長風幾萬里,吹度玉門關。’我專門設計了一課叫《李白之前,他的〈關山月〉超紅》。李白之前有一位詩人叫崔融,也寫過《關山月》—— ‘月生西海上,氣逐邊風壯。萬里度關山,蒼茫非一狀。漢兵開郡國,胡馬窺亭障。夜夜聞悲笳,征人起南望。’”

六神磊磊表示,崔融的《關山月》好像藝術造詣與名氣都沒有李白的高,但是能拓展孩子的思路,告訴孩子們原來唐詩是同題競爭。“同一個題目,兩個不同的詩人來寫,風格完全不一樣。我還可以告訴孩子們,崔融的詩押的是仄聲韻,短促向下。李白押平聲韻,符合李白仙氣飄逸的感覺。所以這也是我選詩的思路。”

“現在的孩子都很厲害。如果他覺得你說的東西沒有內容,幾分鐘就會給判死刑。要講到他服你了,那才行。”六神磊磊說,“而且我現在對寫作這個事情更慎重了。最開始在網上寫文章的時候,看不見對象,自己寫得開心就完了。可是寫唐詩,收到的反饋越來越多,我就知道這個事還要慎重。因為老師會拿你的書去給孩子講,把你的書當作讀物推薦給孩子,孩子也會在上面記筆記、劃杠杠,這個時候我就覺得不是開玩笑的,你要負責任。”

我們現在教唐詩的很多方法是錯的

六神磊磊直言,現在很多詩詞教學方法其實是錯的。“古代教育可以填鴨,但現在不一樣,孩子學的東西太多了,憑什么要求他們死記硬背這么多詩詞。所以我覺得教詩詞的人先要有一個競爭意識。”

“和什么競爭呢?和流行文化競爭,和游戲競爭,和其他分散孩子注意力的東西競爭。講詩詞的人不要一上來就說,那些東西低俗、帶壞孩子,你先要競爭過人家,讓孩子心甘情愿地坐過來,打開一本詩詞書去讀。”

他說,另一點很重要的是詩詞教學應符合孩子的學習規律。“ 我們拿流行歌曲來做比方。我們喜歡周杰倫是一個什么樣的過程?先是無意中聽到了他的一首歌,覺得好聽,然后就想要了解周杰倫這個人,想看他長什么樣,為什么吐字不清,有沒有什么八卦,然后你會對他更感興趣,一首又一首地聽他的歌。這也是一個孩子喜歡東西的基本規律。”

“我們設想一下,如果老師把孩子關在教室里,說今天我們學習《龍卷風》,大家一起跟我讀 ‘ 愛像一陣風,吹完它就走。這樣的節奏,誰都無可奈何。’然后要求孩子背誦全文,那誰會喜歡周杰倫?”

六神磊磊也說,當然唐代詩人沒法跟今天的流行明星對比,人們不可能像現在追星那樣去追李白。“但是我們能不能有所借鑒,比如給孩子們講講李白這個人有什么故事?人生有什么際遇?為什么會寫這樣的詩?讓孩子全面立體地了解這個人,被這些偉大詩人的人格感動,這才符合學習的規律。”

北京pk赛车计划软件苹果版